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,

,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思念妈妈 (惠伯学)  

2014-11-14 11:12:31|  分类: 外院战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思念妈妈

惠伯学

  我的家乡位于渭北高原之麓的陕西省富平县庄里镇,传说唐代名将李光弼的庄园在这里,故名庄里。习总书记的家乡也在这儿。

  农历1943年二三月间,我出生在该镇以北约2~3公里惠家村一户农家。父亲常年在西安工作,家中只有母亲一人,除照料家务外,还要经管20~30亩农田。我之前已有四位同胞姊妹:大姐二姐 大哥二哥,我们都相隔三岁。不幸的是,我出生前,母亲已患有严重的老鼠疮(淋巴结核)。出生后,病情急速恶化。家里一度想溺死我,父亲的坚持才得以保全。

  对于母亲,我知道的很少很少,甚至对她的音容一无所知。因为,在我二三岁时,母亲已撒手人寰,离我而去!但是,母亲病故那天的情景,却深刻在我的心中。那是一天的下午,母亲在我家窑洞的炕上病故了。家中比较平静,没有出现忙乱和惊慌,然而,气氛却很凝重。因为,她是这个家中最重要的人,年仅三十多岁,身后留下五个未成年的孩子,最小的只有二三岁。顶梁柱折了,这个家会塌掉的!有个人(不记得是那位长辈)在安排料理后事。他们给母亲换了衣服,将母亲遗体抬放到灵堂的地面上。我站在旁边,傻呼呼的看着。突然,一只猫从遗体旁溜过。有人喊,快点把猫赶走!又过了一会儿,有人从镇上买回纸人纸马,花花绿绿的,我还是好奇的看着。可怜的我,可恨的我,没有良心的我,怎么不跪下来,给生我养我的妈妈,给英年早逝的妈妈,给因生我而驾鹤西的妈妈瞌上几个头,烧上几把纸,敬上几柱香火呢!!!

  母亲走后不久,大姐出嫁了。大哥在镇上读小学,住在附近的舅舅家。家中只有二姐二哥和我,十几岁的二姐挑起了家中的重担,有时三娘和二娘(父亲的弟媳)会前来指导邦忙。为防止传染,我不能吃母亲的奶。二姐抱着我,找遍了村上的同龄人,众多大娘婶婶的乳汁抚养了我。长大后,我们姊妹们由西安回家探亲,在村里遇到大娘婶婶,都会送上诚挚的问候和深深的谢意!大约一年后,继母来了,二姐的担子减轻了。继母对我们还好,但必竞不是亲生母亲。有妈的孩子是块宝,没妈的孩象根草,对此,我感同身受。在失去妈妈的日子里,晚上,我独居一隅,时常蹬光被子而无人问津。冬季,我穿的小黑棉袄,胸前和双袖粘满了鼻涕,冻结的又光又硬。双手冻得又红又肿,左小指手背处溃烂腐臭,手骨依稀可见,又痛又痒,我含着泪水默默的忍受着。这时,我理解了母亲为什么要溺死我,她怕离去后我遭受人间苦难,我的经历验证了母亲的预言。我一点不怨恨母亲,孩子是母亲身上掉下来的肉,是母体的延续,世间那个母亲不爱自己的孩子呢!母亲的举动体现了她老人家的窘迫和无奈,也是对我的一种爱。上军校以至以后,在回家探亲的乡间小路上,我情不自禁的遥望着东方,那里埋葬着我未曾谋面的妈妈,送上我深深的爱和无尽的思念。

  大约在1948年深秋,父亲把我们接到西安。从此,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可以说从弃婴变成了公子,从地狱走上天堂。在父亲的呵护下,我过着富裕而又令人羡慕的生活。父亲非常爱我,无论到那儿都带着我,父亲公司的职员戏称我是父亲的"尾巴"(跟屁虫)。父亲在附近农家给我订了羊奶,在裁缝店为我量体定做了一套马裤,还买了一顶硬壳帽,可神气了!就近在一家杂货店为我设了专户,带我去西安最有名的易俗社看秦腔,剧终乘洋车(人力车)回家。到西安顶级的西安饭庄聚餐,在西安最繁华地段,钟楼西北角的老字号一间楼羊肉泡馍馆,父亲喝着白酒,配有花生米等小菜,我坐在他身旁,喝着茶水。而后,我俩吃了羊肉泡馍,父亲还添了一份单走(单独一碗羊肉和汤),这是多么温馨惬意的生活画卷啊!

 

秋水

-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 

 
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